尚无数据

您现在的位置: 宏伟区人民政府网 >> 宏伟信息 >> 时代楷模 >> 正文

永远的怀念
李玉萍丈夫 杨永全

尊敬的各位领导、同志们:

我是李玉萍的爱人,我叫杨永全。我与李玉萍从相识相知,到相依相伴,共同走过了40个春秋。小萍是我生活中的良师益友,她的突然离世,给我、给我的家庭带来了无限的悲伤。

一段时间来,我夜不能寐,浮想联翩,往日的生活场景历历在目。回想过去的生活,总感觉她还在,只不过是去开会或远行了。家中她的所穿、所用还是如同她在时一样没有改变,我不相信她真的走了。

    记得我们刚相识的时候,我住在独身宿舍,玉萍做馒头很拿手,每周都会做几个馒头并带一小盆儿咸鱼送到我宿舍,那馒头伴着小咸鱼吃起来非常的香。当年能吃上馒头也是件很奢侈的事儿,因为当时社会物资短缺,买什么都要凭票供应,我知道是她舍不得吃,省下来给我,她说她看着我吃她就高兴。

小萍泼辣能干,以孝持家。结婚以后,小萍成为家里家外的一把手,家里一切事务都由她操持,每年过春节都要回老家,准备回家带的东西她都想得非常周到,回娘家带什么,回婆家带什么,都事先一一备好。

当年春节回家无疑是一件快乐而又烦恼的事,因为火车上的人实在是太多了,找一个座位很难。每次上车,她都是一手拉着孩子,一手拎着东西,边走边问人家到哪儿下车?跟人家拉近乎,目的就是希望有人能给孩子挤个座位,如果遇到腾空的座位,她自己也不坐,而是让给我坐,她宁可站着,一路上都是她照顾我们。

 小萍体贴入微,以和持家。1985年,我考上了远在西安的大学,当时孩子太小,考虑到家务负担,临近报到时,我有些犹豫了,想不去。小萍说,你去吧,人往高处走,好不容易考上的,我在家能行,你就放心去吧。

 就这样, 9月份的一个晚上,我告别了妻子女儿去西安求学了。当她和女儿在阳台上与我挥手告别时,我的心不知有多难受,因为在宏伟区,我们没有亲属,接下来的两年时间,家里一切都要靠小萍一个人支撑,困难是可想而知的。有一次,小萍因事眼看上班要迟到,于是她抱着孩子一溜小跑奔向幼儿园,因为着急,不小心撞到了幼儿园走廊窗户的护栏上,鼻子碰得鲜血直流。这些经历她在信中从来不说,总是说家中一切都好,怕我学习分心。直到毕业回来,她当笑话谈起这段往事时,我才知道,这两年她为了这个家付出太多太多了。

 她是一个模范妻子,也是一个称职好母亲。女儿读高中时,她每天千方百计做好后勤服务工作,饭菜每天都有新花样。女儿考入大学后,有一年冬天,孩子在宿舍感冒了,几天都起不了床,这可急坏了李玉萍。她请假赶往沈阳,看宿舍墙上还有冰霜,屋里简直是太冷了,于是就找到一家旅馆,将女儿接出来住下,给孩子做可口的饭菜,陪护数天,直到孩子病好了她才返回。

 1999年底,随着国企改革分流,小萍从企业退养回家。由于才四十出头,耐不住寂寞的她在别人的鼓动下,报名应聘了居委会工作,不想,小萍从此改变了她原有的人生轨迹,把生命交给了社区工作。

  从事社区工作的她每天都很兴奋,早晨早早走,晚上回家就跟我唠叨社区的事,她说她又找到了人生的另一种活法儿,每天虽然辛苦但却充实快乐。

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小萍顾及家里的时间越来越少了。2010年,外孙女降生了,全家人都无比喜悦。女儿希望娘家妈能从社区回归家庭帮带孩子,可小萍说:“不行啊,社区的工作我放不下呀!”那时候,女儿还不能理解社区工作对妈妈而言,怎么像命根子一样重要。为了平和女儿的怨气,小萍花钱雇了一位保姆。后来女儿看到社区居民那么拥护她、爱戴她,也就慢慢理解妈妈为什么放不下社区的工作了,她知道,社区这个大家,有更多的家庭成员需要妈妈来照顾。

七年前,小萍患上了慢性肾病,在医院诊疗室,她常常一边接受诊疗一边电话遥控着社区工作,医生们被她的敬业精神所感动,常劝她要注意休息,不能只要工作不要命啊!近几年来,小萍每年都需要住一两次院,以调整身体指标。她上午在医院检查,下午就返回到工作岗位上,因此,大家所看到的总是她风风火火的一面,很少有人知道她有病住院。

  20166月,她的肾病情严重了,一周需要进行两次的透析治疗,为了不耽误工作,她都是利用周日和半个工作日进行透析,坚持边透析边工作。今年“五一”节,来看望她的亲属们纷纷劝她退下来,她说我现在还没法退下来,一是当前创建文明城市、“五包五促”等工作要做,还有党的19大即将召开,工作任务繁重;另一方面,街道领导调整还需要我发挥作用,我得确保荟萃湖社区的工作不落后。

她是一个完美主义者,为了实现这个目标,虽然生病了,但在外观上她绝对不让别人看出来。我家住在六楼,她每次下班上楼,她都要歇几口气儿,一回到家,她都会疲倦地瘫倒在床上,我得给她按摩缓解。见到我心疼她,她便会安慰我也是安慰自己说,我再坚持半年吧,明年换届我就不干了,给自己的社区工作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,给组织一个完整的交代。

为了减轻她的工作压力,我退休后全力扶助她,做好后勤保障,承担所有家务,每天开车接送上下班,为她工作创造便利条件。朋友开玩笑地地对她说:李书记啊,你这是卖一个还搭一个呀!是的,这话没错,是她对工作的那份执着感染了我,我要给她一个来自家庭的强有力的支持,圆她一个人生的梦想。

2017522,星期一,早上六点,我陪她在楼院给花栏中的花浇了水。早八点,我送她和另一个社区的书记去市人大参加征求意见会。下午,她先在社区找上访人员谈心,接着又到社区楼院看望栽花绿化的老党员,最后回社区研究部署72户动迁工作。原本想在下班后带社区人员和我去72户张贴动迁通知,但临近下班时天空突然下雨,于是她告诉大家今天就不去贴了,明天早上七点再早点开工。这是她在工作岗位上留给社区工作人员的最后一句话,也是最后一次布置工作。

1730分,小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,她躺在床上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:我要准备一下发言稿。

17:50分左右,正在厨房做饭的我,突然听到卧室里传来的含糊不清的呼喊声,我连忙冲到卧室,发现她正吃力地扶着床边的墙。她看到我后一下子抓住了我的手,顺势瘫倒在我的怀里,完全丧失了意识。事情来的突然,此前完全没有征兆。忙乱当中,我们先后辗转辽化医院、辽阳市急救中心,最后通过沈阳120一路奔驰,在半夜11点半将她送到沈阳陆军总院进行抢救。在22天的抢救过程中,她每天在重症监护室里煎熬,我和女儿24小时在重症监护室外守候、祈祷……

在监护室外守候的22天里,每当夜深人静,我都要给我亲爱的老伴编发一条微信,告诉她身体的状况,给她以鼓励,期待她康复后能看到。

522下午17:30你病了,失去了意识已经紧急救治,在沈阳陆军总院进行了手术,手术很成功,现在是危险期,你有钢铁般的意志,你会安全度过这段时间的。”

“上午在焦急的等待中度过,下午一点钟,护士来剃发,你一头美丽的秀发就这样落下了,不过不要紧,小萍,咱以后还会长出一头更美的秀发。”

“今天是530日端午节你状态不错,看到你躺在病床上,我心不知有多么酸楚,希望你能坚持住,我们好一同唠家常、吃粽子,要好起来呀!”

“今天是61日,你的情况不太好,钾高、钠低身体很弱,贫血。今天又透析了,早上肌酐900多,吴大夫讲了病情的严重性。今晚又施行了腰椎穿刺引流术,能较好的排出毒素,这要挂一个引流袋儿,希望这个对你有好处,在危重中走出来,小萍加油!”

 61晚上9:40分,我们推你去做CT,终于见到了你,你认识家人,看着我和女儿你眼角湿润了,嘴角动了动,喉咙里发出微弱的含糊不清的沙哑声,不知你说着什么,我们安慰你会好的。你见了家人,有了安全感。小萍,要坚强,我们在监护室外等着你!”

这是22天里我与小萍的唯一一次相见,后来直到她病危时,我们也没见到她,不知当时她的心里是多么恐惧、孤独和无助,她是多么渴望见到家人。这是一个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。

我编发的最后一条微信是:“今天,6139:44分,小萍,你永远的睡着了。”

君志在高岗,妾意绵绵长。

盼有长聚日,携手看天荒。

安息吧,李玉萍同志!我亲爱的老伴!

 
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777    更新时间:2017-8-7
主办单位名称: 宏伟区人民政府办公室
备案/许可证号: 辽ICP备13014535号-2 Copyright © 2017-2022 All Rights Reserved

返回首页